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喜欢独自旅游,独自唱歌,独自看电影……当习惯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就会发现,原来独自等待也是人生珍贵的回忆。

网易考拉推荐

南溟幻世录  

2018-05-06 22:18: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历了一个月的超牛逼亲身体验,仿佛走过了一个世纪,辛酸苦辣就都不说了,到今天我只想写本小说,所以开始起笔,毕竟不是专业人士,写的可能很不好,大家凑合看,真实的故事,真实的经历,画继续画,不过都是以小说为主题了哦。

南溟幻世录

 

有的人,纵使万劫不复,也值得舍命相随……

 

一、缘起

其实一直想写点东西,也算是纪念,也算是留恋,人慢慢长大,经历的事情也就越来越五花八门,总是走马灯一样在脑子里转来转去,想说的话也就越攒越多,但毕竟文化水平不行,平时喝点酒,跟哥们淡个逼的时候挺能贫的,一到了落实在笔头上就着实不知如何起笔,这种感觉跟特么便秘没区别。前些天我一哥们教我一招,想写的时候你就当身边坐个朋友,你就对他倾诉就行,我试了试,别说还真灵,越写越精神,就是现在晚上睡觉我得开灯睡了。

这夜我和几个哥们喝了一宿酒。前半夜闷精神,一直淡逼聊人生,感觉越活越明白,拿着精神领袖的范儿把哥儿几个挨个教育一遍。后半夜酒喝大了,拿不住了,就开始撒酒疯,小饭馆的桌子也被砸得稀哩哗啦的。到清晨了我才意识到我被弄进“局子”(警察局)里了。我躺在拘留室的破棉被上看着铁门楞了一下,翻个身就想再想眯一会儿,可局子里乱哄哄的根本睡不着。真几把闹,我心里骂着站起来朝墙根撒了泡尿。这时来了个警察冲我敲了敲铁门,说我可以出去了。我提上裤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听了会儿他的训斥就低着头走出警察局了。

昨晚喝酒的几个哥们一直在外面等着我,都鼻青脸肿的,估计昨天因为我事儿闹得挺大,我有点后悔昨喝多了。刘胖子抱怨:你丫喝完酒抽风这毛病能不能改改,母们(我们)几个为你也让人警察教育了一宿你知道吗?”

“对不住哥儿几个啊,我是真断片了,我昨儿又干嘛了?”

邓爷摸了摸被打青的一只眼,“都是你丫干的屎事,你喝多了逗边上桌的一个妞来着,那姑娘估计练过,你那不是断片了,你那是让人家打晕了,您塌实趴那了人家把我们几个也都揍了一遍!

  你们还别说,刘胖子突然来了一句,我估计这女孩真的有点来路,一人打咱们几个都没带喘粗气的,不是散打运动员就是哪的特工也说不定。老戴你丫摊上大事儿了。

  对昨天的事我其实真的一点也没印象了,甚至连打我的人我都没看清长相,就如邓爷说的,我估计是让人打晕了。我摸了摸自己身上,也没感觉哪有伤,倒是看这哥儿几个比我惨多了。

  爱谁谁吧,全赖我,歇两天我请大家算赔罪,赶紧撤吧,熬一宿了回家睡会儿去。

  淡逼!大家异口同声,“——撤!

 清晨的北京一如既往地安静,尽管春天来了但小风一吹还是让人觉得有点冷嗖嗖的,空气里满是各种植物嫩芽的芳香,伴着鸟鸣,给人一种舍我其谁优越感。经过一宿的折腾,整个人蓬头垢面的走在景山后街的马路上,多少显得有点傻逼。对面就是全世界人民向往的故宫,这点太早,再过几个小时估计就又人满为患了。大街上除了环卫工人还在忙着扫扫路边的土,就剩下退了休的大爷大妈该遛鸟的遛鸟,该晨练的晨练,苦逼上班的贫二代们这时候应该都没起床,我看了看表,刚五点半,“操,还是他妈老头老太太有精神”。
  北京最勤快的我感觉也就算早点摊儿了,就是有点脏。我找了个凳子坐下,桌上堆着一摞摞油腻的剩碗盘,也没人给擦擦桌子,那股子味伴着宿醉的感觉差点没掀我一跟头。于是我想走,但饿战胜了理智,北京的野早点摊就这点好,虽然环境恶心的熏脑浆子,但价格真的比什么金拱门便宜太多还好吃。我点了一碗炒肝儿加两根油条,刚要吃就看到邻座的一个姑娘在不住的的冲我点头,我也冲她点头,她拉开一张空坐请我过去,我端着自己的饭笑着走过去坐在她旁边并又很贱的点了几次头。

......么?那姑娘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问我,普通话明显不灵。

我趁热吸了一口炒肝儿的汤抬头看看她,穿着一身安德玛的紧身运动服,健美但不壮,一看就是个运动爱好者,从胸以下全是腿,半长的头发风一吹散发着淡淡玫瑰清香,脸小天然无整形,比特么网红脸强太多了。但却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美,但总觉得美的不真实。  

没干嘛呀,就是喝酒去了,我也问她,你认识我?

  她笑了笑,确实美,突然!声音变得及其低沉,“昨......么?”,声音很小但撞到我耳朵里听起来像是咆哮,那极美的脸庞瞬间如枯骨一般面对着我,脸色狰狞恐怖,最最让我冷汗涔涔的是她那双怒目爆睁的大眼,竟然没有瞳孔!


  我操!我大叫一声摔到地上,“你是什么玩意?”
  

她没有说话,但枯骨一般的脸上却硬生生挤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我倒在地上冷汗直冒,就差尿了,整个身体被吓得僵硬如木,心想,不能够啊,这可是皇城根儿啊,帝王气最重的地大早上起来怎么会这么灵异?

  “昨......么?”她还是直直的坐在那里,枯骨般的手却一点点向我伸来,越伸越长,直到快要碰到我的眼睛。不对!那不是她的手,那是她的指甲!石墨一样的指甲从她坐的那个地方一直长到我这里!

  我操!救命啊!随着我一声大吼,我终于尿出来了。

然而更奇怪的事情接踵而来,周围吃早点的人并不少,我敢说我这一声吼至少也得80分贝了,就算听不到,我一个大活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也应该有人能看到,难道这帮人真被碰瓷碰怕了?

那姑娘有恃无恐,确切说那根本就不是人了,那个东西身形一顿,就一眨眼真的已经落到我面前,白白的眼珠里面全是黑色血丝,嘴里依然还是在重复念叨着......么?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